踏歌首頁 企業產品 新聞資訊 關于踏歌 加入我們

小巨人 | 踏歌智行創始人余貴珍:創業如同求解方程式 終極目標是讓中國礦山無人化改造變成現實

媒體報道

返回列表

轉載自“經濟觀察報”
 


對于“企業家”這個稱謂,余貴珍始終覺得與之有差距,他更愿意稱自己是名創業者。

作為北京踏歌智行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余貴珍還有另外一重身份——高校教師。

從學生年代到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任教,“我一直圍繞無人駕駛車輛控制方面加以研究”,如今的余貴珍,日常除了協調、布置踏歌智行的管理工作,“一天三四個會要開”,他還堅守在那方二尺講臺上。

“每年仍然會為大學生、研究生、博士生上80多個課時。”與其他教授不同的是,余貴珍在講解無人駕駛技術,指導學生進行基礎算法研究的過程中,會將踏歌智行深入礦區展開的無人駕駛技術產業化實踐案例,恰如其分地與學、研相結合,反哺教學。

在專注礦用車無人駕駛技術研究、產品開發和無人礦山整體工程化解決方案設計與實施的過程中,踏歌智行不只是為中國礦山無人化改造推開了一扇門,這家創立僅5年多的科技企業,也因服務于國家“新基建”和智慧礦山的發展戰略,榮登專精特新小巨人榜單。

榮譽加身,回看曾經走過的路,余貴珍將其創業經歷比作“求解方程式的過程”。

 

教授創業

5年前,無人駕駛成為外部市場的一個風口,彼時,余貴珍審視自己的專業所長和研究方向,萌生了創業的想法。

2016年10月,北京踏歌智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余貴珍一方面帶領著學校的年輕老師、博士生以基礎算法研究為主,他還外聘了不少資深的產品研發人員。

實際上,早在團隊搭建前,余貴珍就對技術應用的場景做了定位,“一開始落在物流園區的無人駕駛場景”。據他回憶,創業伊始的大半年時間里,踏歌智行都是和東風汽車的生產線物流園區合作,主要是提供車架、底盤等無人運輸。

等到2017年四五月份時,礦區這一落地場景開始進入到了踏歌智行團隊的視野。“園區內做無人運輸可能沒有痛點,既招得到人,也不會像礦區那樣粉塵大。”余貴珍覺得,礦區場景環境惡劣,人力投入不僅大且存在較大安全隱患。

這種認知并非關聯想象,“光說是不行的”,為了更懂礦以及有充分的數據支撐,余貴珍用了兩個多月時間,去到國內20多個露天礦調研,與礦主、礦長以及運輸車隊司機等人員深入交流后,他形成了一個報告。

首先具化了礦區客戶的安全痛點,運輸車24小時運行過程中,事故多發,這又是監管部門嚴控的紅線。下到礦里后,余貴珍才發現,幾乎看不到年輕人,礦里的司機多是50歲以上,“不可持續”,他了解到,很多司機在礦里工作三年以上,塵肺病、胃下垂或腰間盤突出是常見病。

除了作業環境惡劣,礦區封閉的場景,點對點的固定路線,以及運貨不運人等特點,也讓余貴珍意識到,無人駕駛技術應用的產出落地會更為可控。

為了證明礦區機器替代人帶來的價值更高,余貴珍翻看了不少像澳洲銅金礦無人駕駛地下采礦作業的材料和視頻,“那時國外已經運行七八年了。”他將國內外礦區的發展現狀加以對比。

“拿數據說話”,讓作為創始人的余貴珍,更果斷拍板,踏歌智行切換場景定位。不過,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時,他將時間點拉回到最終拍板前,據其介紹,在“兩條腿走路”與“砍掉物流園區項目,專注進入露天礦區”的選擇上,團隊內部進行了長達數月的討論。

“我們要做好準備,半年甚至一年沒有任何收入。”余貴珍理解內部討論中的波動,甚至沖突,也就是2017年10月,一個懂礦的產業基金看準了踏歌智行,隨后一筆2000萬元的融資注入,讓踏歌智行有了相對充沛的資金去做研發投入,余貴珍才作出選擇,“場景定位從園區轉向了礦區”。

上述過程被余貴珍視為創業求解的第一階段,自那之后的2018年一年時間里,記者注意到,踏歌智行沒有任何融資動作,余貴珍憶起當時,“團隊將全部的精力和資源投入到產品研發上”,專注讓其跑出了中國第一個礦區無人駕駛的案例。

 

一起冒險

說到踏歌智行在無人駕駛與礦區結合的場景落地中的收獲,“我們創立了很多個中國第一。”余貴珍不勝枚舉,第一臺寬體車、第一臺礦卡、第一個全礦的無人駕駛、第一個5G礦區的無人駕駛……

從零突破,余貴珍與踏歌智行走得并不容易。

對于初始合作伙伴,踏歌智行以標準化的國企類型的礦區企業為標的,但余貴珍以第一臺礦卡為例,“一臺礦卡需要支出2000萬元人民幣。”他要說服傳統的國企購買這樣一臺車,供踏歌智行去做實驗,驗證技術應用的可行性,“困難很大”。

面對這樣一筆巨額支出,企業方面作出帶有一定風險的決定并不容易,余貴珍這一路也經歷了許多曲折。直到向包鋼集團領導層推介后,踏歌智行才終于迎來商業化的機遇。

包鋼集團的白云鄂博鐵礦聞名世界,可礦上常有大車事故發生的風險問題,讓該企業“希望有人來幫助解決無人化的問題。”痛點需求,加之企業的創新想法,包鋼集團斥資購入一臺礦卡,讓踏歌智行去試一試。

“看能不能跑起來。”余貴珍透露,彼時包鋼集團以為需要半年甚至一年的“試錯”時間,并沒有想到踏歌智行僅用時一個多月,就完成了對試驗礦車的單車無人化改造,“礦車不但跑了起來,還能拉貨。”

超乎客戶想象,礦區的效率與安全性都有提升,這都得益于踏歌智行團隊深入礦中,夜以繼日對場景難題的攻堅?;谶@次合作嘗試,既讓踏歌智行的礦區無人駕駛技術應用終于落了地,包鋼白云鄂博鐵礦的無人化改造,也一舉成為了中國露天礦無人運輸的標桿,廣為媒體報道。

回憶當時,余貴珍記得,很多謀求無人化變革的礦企,會到包鋼白云鄂博鐵礦觀摩,而身在礦區的他,至少一個星期要接待幾波前來視察的礦企高層,“這一市場多是大型客戶,他們一定是眼見為實,這樣才會相信可以在自己的礦區落地推廣。”

基于樣板項目的口碑效應,越來越多的礦區開始立項,讓踏歌智行成為中國礦區無人化的賦能者。不過,礦區智能化改革的星星之火點燃,還是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在2020年3月發布的《關于加快煤礦智能化發展的指導意見》。

政策紅利下,不只是大型國資背景的礦企,還有陜西、貴州等地方的礦區企業們因勢而動,紛紛圍繞礦區智能化改革相關意見展開設計、規劃。

如此一來,余貴珍并不避諱談及,踏歌智行所在的賽道也變得擁擠起來。盡管樹立過標桿,他口中從未將踏歌智行與領頭羊或排頭兵劃等號。“我們就是浪潮中的一分子”,他認為產業協作大于競爭沖突,特別是在單車智能化之后,如何能讓礦卡編組運行,甚至到全礦運行,不僅是無人駕駛到無人運輸需求的升級,背后所依賴的方面,“光靠無人駕駛搞不定”,逐步要企業上升至平臺邏輯。

像中國第一個5G露天礦無人技術的落地,就是踏歌智行聯合華為一起實現的。“多車協同、車廠配合、多點調度”,余貴珍認為,未來中國礦區無人化升級建設,不只要求相關團隊在研發上加大投入,在交互、通訊等各個維度都會提出新要求。

 

資本寵兒

在沒有人嘗試數字化改造的礦區,余貴珍帶著團隊扎了進去。踏歌智行創立5年多,目前已經擁有了國內最大的無人駕駛運營車隊。據介紹,“一臺礦卡的輪子直徑在三米”,很多人覺得如此“重器”和余貴珍的教授身份不匹配。

正因如此,創業早期“找錢”,也是余貴珍要解決的一道難題。

“大部分投資人并不了解礦區的無人駕駛。”盡管公共道路上的無人駕駛車輛在增多,但礦區市場究竟有多大,鮮少有投資人能想象得到,在余貴珍看來,“不進礦真不知道。”

不但缺乏關注踏歌智行所在賽道的投資人,資方視角下,還對非“礦圈”出身的余貴珍提出了質疑,“我在礦區方面的資源少,他們覺得這個領域不適合教授創業。”余貴珍表示理解,畢竟踏歌智行在當時并沒有拿得出來的產品,“大家看不到”;加之當時已經有不少教授創業失敗的投資案例發生,“他們更加覺得教授固執,一直是做科研的思維,跟產品和管理思維不一樣。”

要從專業研究的領域跨進產業化領域,中間的難度不言而喻。余貴珍曾被投資人建議,“你是不是請個職業經理人來負責管理工作。”他告訴記者,自己從來沒有放棄過要找個合適的經理人,來領舵踏歌智行的想法,可這同樣不是一件易事。

“不合適的話,很可能會帶來更大的矛盾,不確定性風險會更大。”余貴珍覺得,人選可遇不可求,至少立足當前,踏歌智行的整體發展還沒出現大的偏差,“我們一直在正確的道路上,朝著目標前進。”

采訪過程中,余貴珍說他從未停止學習,在看了大量有關企業人員管理、研發的類型書籍后,他還為了更好地滿足礦區客戶的業務需求,補充瀏覽了不少To B類型的營銷書籍,“提高自己,盡量不要成為企業的后腿。”

一直在無人駕駛和高級輔助駕駛領域布局投資的盈科投資,在今年的投資目標縮小到了礦山無人駕駛領域,經過對比篩選,盈科投資創始人于光大在一眾頭部企業中發現了踏歌智行。經人引薦后,于光大便開始預約與余貴珍的會面溝通。

由于余貴珍會參與到礦山無人駕駛的研發與設計一線,趁他短暫回京,于光大抓住機會,及時進京與之面談,“一個多月,才終于見上面。”一番交流,于光大發現,余貴珍人很謙虛儒雅,“話不多,卻直來直去。”

直截了當的余貴珍,從發問到表態,于光大也清楚,“他希望真正懂無人駕駛、懂礦區產業,并有一定行業基礎的投資機構參與投資。”而在產業中有所深耕的盈科投資,最終在今年8月末領投了踏歌智行的B3輪億元級戰略融資。

公開資料顯示,踏歌智行在10個月內累計完成了近4億元的B輪融資,創下了我國礦山無人駕駛領域在今年年內融資和累積融資最高金額紀錄。

從最初主動尋求資本進入時的備受質疑、如履薄冰,如今的踏歌智行,如同礦山無人駕駛領域的資本寵兒。在于光大看來,礦山封閉場景形成的復雜系統工程,雖對車路協同、車機協同等技術的考量更為嚴格、苛刻,但踏歌智行從無人駕駛逐步摸索進入無人運輸的過程中,應對礦區的痛點和剛性需求,在團隊、落地車型、應用環境、技術開發等多方面適應、變化。

 

護城河

對于踏歌智行所切中的市場,余貴珍總結到,這是一個“能落地能產生經濟效益”的市場,他認為團隊給客戶帶來的價值是看得見、摸得著的。

相較有人駕駛,礦區實施無人駕駛方案后,其運輸效率可提升20%以上,即便是同樣的產出數據下,無人駕駛方案綜合帶來的礦區毛利率能實現15%-20%的增長。

當然,踏歌智行所面對的露天礦業市場,還是一個“需要耐心的市場”。余貴珍告訴記者,中國的這一產業市場仿佛一個復雜的系統,作為目前國內露天礦全礦無人駕駛整體解決方案的提供商和運營商,踏歌智行身在其中仍需持續打磨。

任何一家商業化企業,收獲更多客戶,占據更高市場份額,是生存與發展的根本。但在余貴珍的創業理念里,一個公司健康的發展節奏絕對不是一味擴張,像踏歌智行所在的TO B市場,如若不能滿足客戶需求,很可能有損信任。

從踏歌智行的成長史不難看出,其正是得益于將客戶做好做精,建立樣板、形成口碑,從而吸引著更多未來客戶。談及團隊樹起的護城河和行業壁壘,余貴珍認為,排在首位的自然是產品打磨,“在所有流程中,這是團隊耗費時間和精力最多的方面。”

如今國內公開招標的無人駕駛礦卡訂單,踏歌智行中標覆蓋率達80%。就在記者發稿前夕,踏歌智行還與北方股份合作服務國家能源集團,這一“錫林河24臺無人駕駛新礦卡項目”一經跑通,將成為全球無人駕駛礦卡應用規模最大的單一礦區之一,而這也意味著我國“智能礦山”建設正走向世界前列。

“創業還是一個不確定性的東西。”余貴珍坦陳自己也有焦慮的一刻,正如企業員工規模超200人的當下,避免“做不好也看不遠”,他有別于管理初期的狀態,精力也更聚焦“把人和事做匹配,在管理模式上去轉變。”

更為具化的表現是,余貴珍經常用長遠的眼光分析,將公司事務做優先級排序,“哪些是我必須做的,哪些可以授權給別人。”他覺得適度焦慮是有必要的,“始終讓你保持警覺,睜開眼睛審視自己”。

除了對自身是創業者有清晰的認知,余貴珍還建議產業參與者們能理性看待中國礦業市場,“這個行業市場足夠大”,而踏歌智行走過5年后,不過是剛剛開始。

身在國內采礦工業產業之中,余貴珍觀察發現,整個生態鏈中不只踏歌智行這樣的數字化解決方案提供商,上下游中還包括零配件的供應商、鉆機挖機、皮帶運輸等企業伙伴,他希望團隊能將這一鏈條打通,通過產品為上游客戶創造價值,通過方案服務提升下游客戶的效能。

當然,價值創造并不是踏歌智行一家企業的任務,未來還需要生態鏈企業組建聯盟,在余貴珍的藍圖構想中,圍繞中國礦區無人化改造,包括踏歌智行在內的產業聯盟可以一起,投身國內采礦工業,推動中國礦業數字化轉型進程。

亚洲gv永久无码天堂网,亚洲gv天堂gv无码男同,在厨房乱子伦对白,无码免费大香伊蕉